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钟宁:虔诚——方舟的几位老爷子
 
作者:钟宁 时间:2015-06-11 14:52:48 查看:1880
 

文/钟宁 重庆中信沪渝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工作多年,共事的人形形色色,多为交通行业内的翘楚。但唯有这样一群人,让我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那份对祖国交通事业的虔诚。这种虔诚,早已超越了对公司的忠诚、对名利的追逐,而是化作了一种信仰与信念。他们就是全国优秀品牌监理企业——西安方舟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与老爷子们打交道始于2001年。十五年过去了,老爷子们业务上兢兢业业、精益求精的执着,生活上相互照顾、礼让谦虚的风貌,都历历在目。他们年已古稀,却精神矍铄;雪鬓霜鬟,却思维敏捷;儿孙满堂,却没有去享受天伦之乐;本该颐养天年,也没有去麻将馆里砌长城、喝早茶;而是把时间、精力、余热都奉献给了交通建设事业。从渝邻高速公路设计监理到合武高速公路施工监理,从重庆绕城高速公路、渝遂高速公路、渝湘高速公路、黔恩高速公路到重庆沿江高速公路,都留下了老爷子们的身影、汗水和风采。

2008年元旦,洪安到酉阳高速公路的平阳盖隧道突发洞口坍塌,情况紧急。我邀请西安方舟的王延福老专家去现场查看,本该过节的王老二话没说,立即随我坐了8小时的车奔赴工地。路途遥远,我与王老进行了一次深交,他讲了很多他总结的经验,我也分享了我的创新理念,两代人相互学习、相谈甚欢。到了现场,王老观察些许,要求到隧道所在的山顶查看,之后一针见血地指出隧道坍塌的原因,并提出了偏压方案,使问题得以解决,不愧为专家。后来,我受邀两次去西安举行讲座,让我颇为意外的是,王延福等几位方舟的老专家都来了。我好奇地问他们:“您们是老专家,都是指导我们晚辈的,怎么还来听我瞎忽悠?”老专家们说:“我们也要不断向年轻人学习啊”。真是学无止境!

2009年底,重庆沿江高速公路主城至涪陵段项目开工建设。该项目采用“BOT+EPC”模式,在全国尚属首创。作为项目公司总经理,在监理公司的选择上,我严格把关。最后,我们引进了信赖多年的西安方舟公司作为项目的初步设计咨询、施工图设计监理单位。方舟公司更是高度重视,委派王崇礼老专家为设计监理负责人。说起王老爷子,大家不会陌生,原方舟公司总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王老接手设计监理工作后,立即组织甘贵明、李宝庆、常久儒、刘建都、淦君实等老专家,查阅初步设计图纸,甚至放弃周末休息的时间到现场踏勘。记得有一个周末,我陪同几位老爷子在项目木洞段踏勘,桃花岛地势险峻,几位老爷子想走到山顶上去,看看路线走高一点怎么样。我看山路崎岖,他们年事已高,就说您们别去啦,让几位年轻人爬上去看看地形地貌算了。但他们没有一个留下来休息,都径直朝山顶走去,将地质情况近距离了解清楚才放心。

辛勤的汗水凝结成了晶莹的果实:施工图路线较初步设计调整70%,选线避开了不良地质滑坡路段,路基、桥梁、隧道设计方案合理、技术可行、安全可靠,保证了勘察设计质量。通过路线线形优化,路基边坡防护优化调整,桥梁改路基方案、涵洞孔径优化、隧道围岩级别调整及支护参数优化,使得建设投资节约了10%,而这些成就都离不开方舟的这些老专家。

之前提到的王延福老专家,也加入到沿江项目的监理工作中来。从项目建设之初一直到建成通车,奉献了诸多心血。2010年上半年,在涪陵区梨香溪河边,老爷子为判断“滑坡”地段现场踏勘,不慎摔跤,疗养期间心里也惦记着工地。2011年、2012年,项目重点控制工程新屋基特长隧道发生了突泥、涌水情况,形势一度危机,处理不当定会影响项目工期。王老作为专家组成员,一直驻守在工地。炎热的夏天、泥泞的道路、幽暗的隧道,老爷子总是奔波在施工一线。为了查实隧道内涌水实际情况,早日拿出涌水治理方案,老爷子昼夜守在隧道现场,不顾隧道里面难闻的气味、轰隆的噪音。记得有天早上,还在睡梦中的我接到了王老的电话,他站在隧道出口,将现场情况、计划涌水处理方案一一告诉我。老爷子把以前类似工程情况分析给我听,建议不要盲目采用“注浆方案”。后来的事实证明,老爷子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一句话”就为该项目至少节约上千万元的建设资金。挂完电话,我一看时间,凌晨5点。老爷子对工作的专注、投入、执着,让我肃然起敬。

经过王老以及项目多方的共同努力,新屋基隧道按期顺利贯通。贯通时,有一张经典的照片,一群年轻人举着旗帜在隧道里合影,最中间站的就是王老。虽然鹤发,却依然有童颜般的笑容。项目建成通车前后,王老为新屋基隧道涌水方案赔付地方的事情,依然煞费苦心。记得到相关地质勘察队了解地质评估相关情况,老爷子详细询问对方关于水文地质的计算方式、试验手段、水文地质分析方法,实事求是地指正偏颇。在专家论证会上,老爷子顶住压力、据理力争,为项目的合理赔付做了很多具有成效的工作。老爷子往返西安、重庆两地,每次来回,我们希望安排车辆接送,但老爷子非常低调,希望“自个儿坐车来回”,说“项目建设这么忙,不给大家添麻烦”。我也给自己定下原则,老爷子们来重庆,只要我在,一定去拜访他们。

项目建设结束后,我代表项目公司,向方舟的这些老专家表示感谢。让我们意外的是,他们居然感谢项目公司。他们说:“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已经不关心什么合同啊、企业效益了,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这群老头子提出的意见,你们都能采用并落实”。我心里深深为之一震,忽然明白了“人生价值”四个字的含义。

老爷子们生活上相互关照、尊重、谦让的品质也令我敬仰。偶尔听到他们乐呵呵的聊天,内容是家长里短、老伴最近怎样等。几位老爷子坐车、就餐,那是你让我先上车,我让你先落坐,非得客气一番。有时候我心想,这未免也太客套了吧,但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反映了老爷子礼节上的高尚吗?对于我们这些晚辈,老爷子也很关心,常常暄寒问暖,了解家里情况、孩子的成长。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曹操的《龟虽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我想我们这几位可爱可亲可敬的老爷子也不仅是为了事业的追求,更反映的是他们的风骨。 如今项目顺利通车,每当行驶在路段时,我总会想起这些老爷子的身影,想起选线路时的情景,想起查看新屋基隧道时的光阴。笑指南山作颂,喜倾北海为樽。愿王崇礼、王延福、甘贵明、刘建都、常久儒、李保庆、淦君实、李琼等几位老爷子身体安康,常回来看看;我也希望公司的年轻人们,能够带着老爷子的风骨,学习他们的虔诚,筑好山区高速公路,走出人生不凡道路。

 
企业邮局 OA平台 职工教育学院 版权声明  
至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