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虔诚之外
 
作者:董淼杰 时间:2015-10-08 15:47:46 查看:711
 

谨以此文向公司专家组几位前辈致敬,向他们倾注心血抛洒汗水燃烧激情的光辉岁月致敬。衷心祝愿老爷子们平安快乐、健康长寿。

虔诚之外

                                                                文/董淼杰

与公司专家组几位老爷子合作共事,就快八年了。

    随着接触、观察、了解的一步步深入,我对老爷子们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最初对他们资历与技术水平的尊重,慢慢转变为对他们做人及做事态度的敬仰。这种变化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以至于我在动手撰写这篇小文时,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对他们执父辈礼究竟始于何时。

我相信,方舟不少员工也有这样或类似的心理过程。或许恰恰是由于朝夕相处、距离太近的缘故,包括我在内的方舟年轻员工在语言文字上“拖欠”了老爷子们一份颂扬与赞美。直到重庆中信沪渝公司董事长钟宁先生将他与方舟专家组老爷子们打交道过程中的感受和体会写成《虔诚》一文,我才恍然有所悟:正如我们的父母在左邻右舍享有绝好的口碑而儿女羞于表达敬意只知道乐享其成一样,方舟专家组几位老爷子为人如此厚道谦和、做事如此认真细致、心态如此虔诚、功绩如此显著,在以钟先生为代表的业主朋友眼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但作为方舟的党总支书记,我从来没想到要跳出职务关系换一种视角观察他们、写出他们身上散发着人性光辉的那份大美。

十分庆幸并需要在此致谢的是,钟先生用《虔诚》一文替董事长和我,也替大家做到了这一点。迫不及待地读完《虔诚》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感动,继而是羞惭和惶恐:钟先生已经把老爷子们对事业的虔诚写得如此全面、透彻而细腻,我的文笔又该从何处起落?一个多月近乎痛苦的思考之后,我决定以“虔诚之外“为题,从近二十年来公路勘察设计大环境发生的变化、造成的反差这个角度切入,对“虔诚”这一高贵品质产生的可能性与必然性做一番简单梳理。

以1992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1998年底勘察设计单位与部委厅局脱钩这一时间段为一个假设性节点笼统划线,在此之前国家实行计划经济,勘察设计单位多系事业单位,任务由上级下达,不需要“找米下锅”,没有完成经营指标的压力;《招标投标法》尚未颁布实施,同行竞争极少短兵相接;承接任务量与技术总能力之间有一个相对的平衡,不论是勘察、测量还是设计,绝少分包,有活儿都是自己干;上级对完成任务的时间虽然也有要求,但都合乎建设规律,不催不逼,勘察设计人员因此能够从容地“慢工出细活”;内部质量审查体系完备,每个阶段成果都有人严格把关,“差错碰漏”能得到及时修正和消化,次品很难出门;单位高层、中层和普通职工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完成生产任务和勘察设计质量管理上;选拔中层干部首先考虑技术是否过硬,勘设队队长或桥隧设计室主任往往是单位某一专业领域的“大拿”;当上中层干部后仍要在生产一线亲力亲为,如选线和拉坡向来是队长的“专利”;参加工作前几年,大学生都需在勘察、测量一线操作仪器设备,外业期间看镜子、拉皮尺、立花杆、装车卸车甚至挖坑填埋水泥桩子,丝毫不会觉得掉价;高层、中层和普通职工的收入差别很小,集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却很强;收入较高者不会功高自居沾沾自喜,收入略低者也能任劳任怨,唯技不如人或画图出错时会感到丢人丢脸……可以说,那个时期大家都在学技术、干技术、拼技术,那种状态可以用两个成语来形容: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目前任职于勘察设计单位的高层领导和资深中层干部,多数是那个时期大学毕业后在勘察设计生产一线摸爬滚打,从勘设组组员、副组长、组长、勘设队副队长、技术负责人、队长这样一步步干上来、拼出来的,在职工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象方舟几位老爷子这样退休后被返聘当专家的老同志,那时候多担任勘设队或桥隧设计室的技术负责人、副队长(副主任)、队长(主任),专业底子无不扎实,技术功力无不深厚。

之后,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国家全面推行市场经济体制,勘察设计单位转而成为企业,任务完全要靠自己去找,甚至是去抢;在“没活儿就谈不上干活儿”这一铁律的支配下,市场经营的重要性一再提升;招标和投标的不规范,劣币驱逐良币的残酷性,迫使勘察设计单位不得不在市场经营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不少勘察设计单位提出“大力增强全员经营意识”就是例证;上级给企业下达生产经营指标年年加码,指标完成得不好,企业领导就会面临经济处罚乃至“下课”;承接任务量与技术总能力不再匹配,争来项目,干不完,只好分包;合同工期普遍被严重压缩,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已成为常态;利润和工期的双重压力,导致勘察、测量等基础工作时不时地出现“偷工减料”,原始资料的缺失或失真,无疑会给设计埋下隐患;“萝卜多了不洗泥”,内部质量审查不可能再那么细、那么严,遑论设计精品,即便是拿出让业主放心的合格产品都成为奢望;领导干部常天忙着扩人脉、搞对接,不少性格活套的技术人员被抽派出去跑市场、拉关系,从此脱离专业技术,却获得了更多与领导亲密接触的机会;中层班子中虽设有分管经营的副职,选拔中层班子一把手时首先考察的仍是市场经营能力、管理协调能力,而非专业技术能力;技术过硬不再是年轻人职务晋升的唯一通道,甚至不再是主要通道;多数大学毕业生参加工作后没有勘察、测量的上手机会,对基础资料采集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缺乏勘察设计所必需的“童子功”;计算机技术的迅猛发展,给年轻人提供了先进快捷的设计手段,也让他们可以通过点击“复制”和“贴贴”轻松偷懒;职工经济收入多与行政职务挂钩,差异悬殊,在全民拜金的社会大背景下,人心因此而浮躁……从宏观上讲,最近这十几年是一个出产值的时代,但不是一个出精品的时代;是一个出企业家的时代,但不是一个出专家的时代。成长于这一时期的真正意义上的专家,也有,但很少。至于若干年后,象方舟专家组老爷子们这样扑下身子连续四五十年干专业、事业心和责任感已经融入骨髓血液的专家还有没有、有多少,我的预测并不乐观。

我承认,这样的对比存在某种片面性,因此留下值得商榷或招致批评的余地。之所以进行这么一番对比,是想得出以下结论:人是环境的产物,改变不了环境就只能适应环境,此所谓“形势比人强”。在一个相对较好的环境下,敬业,是人的自利性选择;在一个相对不好的环境下,不敬业,同样是人的自利性选择。敬业,意味着生产过程精雕细刻,不会仅仅满足于产品合格;不敬业,则意味着生产过程简易快粗,无心精益求精。虔诚之心如种子,开花结果则必须依赖合适的土壤、阳光和水分。从这个角度讲,老爷子们对事业的执着和虔诚,既是自身修为的结果,也是时代造就的必然。同理,多年前依靠算盘、水准仪、圆规、三角板、铅笔、橡皮、米厘纸等简单工具一样可以设计出与自然环境完美融合相得益彰的精品,如今依靠GPS、全站仪、计算机、专业设计软件等先进工具仍难以杜绝“差错碰漏”比比皆是的次品。

面对公路勘察设计产品质量不尽如人意的现状,即便身份贵为业主多数时候也很无奈。将信将疑的情况下,为避免施工过程中出现大量不必要的设计变更,肩负重任的业主通常只有以下两种选择:一种侧重于过程监督,即针对初步设计同时选取两家勘察设计单位,让一家做勘察设计,让另一家对勘察设计进行全过程咨询;一种侧重于事后把关,即针对施工图设计选择一家咨询企业对勘察设计产品进行全面的审查优化,确保其在实施过程中不出大的问题。这时候,就应该而且必须有一个好的专家咨询团队为业主提供既统筹技术、安全、环保、工期等因素同时又兼顾建设成本和运营效益的高端咨询服务。方舟专家组的存在,以及方舟拥有的甲级咨询资质,恰好为此提供了可能。与纯粹的勘察设计单位相比,方舟对工程的介入更深更直接,对方案和细节的研判掌控更切合实际,因此更能设身处地替业主着想,进而满足业主深层需求。以“重庆沿江高速”为代表的数十个项目的实战业绩,已经充分印证了这一点。所以,请业主朋友们相信方舟公司,相信方舟专家组的态度和能力。我们一定会秉承“双赢您先”的理念对您的信任给予超值回报,这是自信,也是承诺。

    关于虔诚之外,还有一点必须提及:十余年来,老爷子们为方舟公司手把手地带出了一批而不是一两个好徒弟。这些年轻人勤奋好学,能吃苦,爱钻研,进步快,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青年人才。繁忙的设计咨询之外,长期为监理一线提供技术支持的经历,使他们视野更开阔、理论更扎实、思路更符合施工实际。总体上将,他们的技术能力和专业水平已经超越了勘察设计单位的同龄人。作为老爷子们的徒弟,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在方舟工作的这七年多时间里,我曾对专家组几位老爷子说过:无缘拜在门下登堂入室,的确十分遗憾。这是我的心里话。即便没能从技术层面上得到老爷子们的言传身教,他们为人处世表现出来的优秀品格和高尚风范,已经足以使我从心底里生发出崇拜和敬仰。衷心希望几位老爷子在未来的日子里以保养身体、娱乐心情为第一紧要,工作上以“把握方案”为主,“关注细节”的事情就交给弟子们去做,莫再象以前那么辛苦劳累了。人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们健康长寿,是李良和小董的福气,也是方舟几百号员工的共同期盼。 
 
企业邮局 OA平台 职工教育学院 版权声明  
至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