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读懂父亲
 
作者:盛剑美 时间:2013-08-08 10:21:04 查看:1253
 

 

说起父亲,我对他真正的印象,是从我上高中开始,而作为一个女儿的身份开始与他交流时,我已经步入大学的校门。说来可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从5岁开始到高中毕业,我只见过父亲4次,而在高中之前,我几乎连他的样子都无法在自己的脑海里完整的拼凑起来。那时候不懂生计所需和生活所迫,只是觉得成长的过程中少了父亲这样一个角色,便多了失落与埋怨,多了陌生和疏远。

后来,只因为高中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改善,能够多了电话这一种通讯工具,所以我与父亲联系才逐渐多了起来。但是终究是常年未联系,隔着电话又始终看不见对方的表情,甚至还会遗漏对方的情绪,我与他交谈的话题还是少之又少,偶尔还会在突然的停顿中结束一场尴尬的对话。

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许是岁月积淀的东西丰满了我成长中的情感,我开始尝试这理解父亲,理解那个心里埋藏了很多不甘的男人,理解那个大风大浪之后依然笑对生活的英雄。

上世纪60年代末,父亲出生在四川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庭,经常听奶奶说起他出生的那个夜晚,闪电雷鸣,风雨雨交加,父亲是一个轰天大雷把他送下地的。我后来就在想,这样恶劣的天气,是否就是父亲成年之后需要经历无数坎坷的前兆。父亲16岁的时候开始学木匠活,个子瘦小的他只能踩着凳子拉木锯,慢慢的凭借自己的本事成为了一个能对生活独当一面的小青年。19岁那年,他经亲戚介绍认识了母亲,母亲经常开玩笑说,在和父亲结婚之前,走路都要隔着一段距离,生怕碰着了手尖儿,我时常听着听着就笑了。可是,就是在那个很传统的年代,在谈了几年恋爱却连手都没有牵过的两人结婚了,3年之后就多了一个我。

在我出生之后,父亲就外出了,一直在外做生意,几乎是什么都做,卖过自己做的家具,做过木材的生意,粮食的生意,还去峨边买便宜的土豆回老家卖。可是钱没赚到不说,还几乎是每次都亏本,一下子家里就欠了很多外债。而且在做家具生意的时候,无意间被木块儿打断了他左眼眼神经,眼睛几乎失明,手指也被切割机切断。每次聊起这些过往,父亲风霜的脸上闪现的都不是苦痛,而是作为一个汉字铁骨铮铮的自豪,我却被他那样的神情刺的红了眼圈儿,我就在想那时的父亲承受着怎样的伤痛,而到底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让他在这样的伤痛里,撑起脸上的笑容。

我5岁那年,父亲独自去了拉萨,因为那边工资很高待遇好。而这样奔波不停的原因却只是因为妈妈得了胆结石,急需钱来做手术。据他回忆,他一个星期内,一天都没有闭过眼的挣了5000多块钱。在90年代中期,这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以前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父亲是怎么坚持过来的,而现在,我却懂得只不过是父亲对这个家有着太过深沉的爱。父亲现在常说,当时很多年都不回来一次,不是他不想,而是那么些年一个人在拉萨实在是过的不好。那个时候对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保护还不是很到位,所以经常辛辛苦苦工作了却拿不到钱,还会被老板欺负。所以,到了年底该回家团圆的时候却没有回家的路费,一个大男子汉的自尊心怎么受得了在外面打拼那么多年之后回到老家还是那么落魄不堪呢。小时候由于不能理解父亲这种做法,我经常自私的埋怨他对这个家庭不闻不顾,甚至在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之后为了让他回家,我在电话里还哭着求了他好久,他才勉强答应回来一趟。

可能是老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觉得应该给这个已到中年的男人一点机会让他大展身手,也可能是在大风大浪里摸爬滚打太久了,经历了各种不同程度的打击,也才会有今天那么乐观的他。我相信什么事情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困难是,挫折也是。我相信,就算到了今天,已经过了半辈子的父亲依然是那个不屈于现实的男人。可能也是受他的影响,我骨子里也有一种打不死的小强的精神,就算是再大的困难,也会笑着踩着困难的尸体一路向前。

时间这把锋利的刀,在父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的风霜;而家庭的重任,压弯了父亲的背梁;岁月的斑驳,让白发无情的覆盖过父亲浓密的青丝。多想时间能放慢脚步,不要那么急促的追赶我的父亲走向苍老,也让他落脚休息休息,好吗?现在的我已经长大懂事,能够读懂父亲眼里饱含无可奈何,能读懂父亲在想给予女儿父爱时的无能为力;也能读懂父亲那永不屈服于生活的铁骨精神。

现在我时常会打电话和父亲聊天,比起父女我俩倒更像朋友,有时候我甚至不会叫他爸爸,而是像至交一样叫一声老顽童,他时常听着都会笑着说我没大没小。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能够理解那些年不再我身边的男人,现在的我只想好好感受父亲这一份深沉的爱,听他给我讲述他的青春,讲述,他的故事。

我读懂了我的父亲,你呢,你读懂了吗?

在父亲节即将到来的日子,在此我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身体健康,开心快乐!

 

 

 

附上一首歌

父亲和我

          —贾翔涛
你的言语是阳光
每当我忧郁或彷徨
你的沉默我心伤
我知道我让你失望
爱听你熟睡的呼吸
应该多些这样的休息
你的疲惫我的心急
哪一个先被抚平
象是一条蜿蜒的河缓缓流着
内心无尽的温暖拥抱着我
是你疲惫的身影鞭策着我
再靠近你 再靠近你
心中呐喊不让我听
你的双肩 你的双肩
扛起河山扛起日月
永永远远 无悔无怨
炽热的爱滚烫心间

 

 

 
企业邮局 OA平台 职工教育学院 版权声明  
至尚互动